矩网设计出品
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干货】巴菲特赚240亿的得与失是什么?

矩网科技2016-03-01经验之谈
每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中,巴菲特会回应过去一年市场对伯克希尔的投资质疑,以及伯克希尔日后投资方向是首要关注焦点。
 
知名投资人巴菲特一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向来被华尔街人士视为必读。最新的“致投资者信”于当地时间2月27日发布。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萨维全年经营利润173.6亿美元,净利润240.8亿美元。
 
 
 
今年,巴菲特在信中保持其一贯的幽默和乐观风格,他表示,在过去240年中,看空美国始终是最大错误,现在亦无从谈起。美国的商业和创新作为两只金鹅,会生出更多、更大的金蛋。
 
他还用伍迪艾伦“双性猎艳”和基督教辨惑哲学中的“帕斯卡赌注”妙喻投资弹性的优势和对保险业务的信心。并一如既往说说“那些年犯下的错误”。
 
美国基础设施破旧,但伯克希尔一直在努力
铁路运输公司BNSF通过运送原油及其他大宗商品赚取可观利润,201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利润的约五分之一是由该公司贡献。油价下跌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很多制造业和工业业务带来提振,但对BNSF等重要公司来说却是一个日益严峻的问题。不过,巴菲特对BNSF在2015年的表现看起来非常满意。
 
巴菲特称,2015年伯克希尔最重要的发展亮点不是金融相关,而是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收益增长。巴菲特称,其对BNSF高达58亿美元投资非常有效地帮助了该公司提升客户服务,令BNSF税前收入增长至68亿美元。
 
巴菲特去年在工厂、设备、地产方面的投资总额达到160亿美元。他说,“当你们听闻有关美国基础建设行业的不利消息时,放心,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伯克希尔。”
 
永远不恶意收购
巴菲特重申,伯克希尔对恶意收购没有兴趣,尽管有时候伯克希尔难免会被市场这样定位。
 
“有一些CEO会忘记他们应该和股东一起共事,而其他经理人有非常无能。不论是哪种情况,公司董事都有可能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或难以做出改变。
 
这时候,公司就需要一些‘新面孔’。尽管如此,我们会将这些机会留给其他人。伯克希尔只去到欢迎我们的地方。”
 
 
“弹性”是个好东西
巴菲特认为伯克希尔热衷于被动投资这一点,相较一些公司喜欢收购后自己管理,始终是一个优势。
 
 
 
伍迪艾伦曾说,如果你是个双性恋,那么周末晚上猎艳成功的机会就能增加一倍。类似的,伯克希尔不排斥被动投资,也不排斥经营性收购,这令我们把大量现金花出去的机会也增加了一倍。另外,手握大量可交易证券的组合投资,也让我们在遇到超大型收购的时候,有充足弹药。
 
帕斯卡赌注和环境变化
针对外界就气候变化对保险业务产生负面影响的担忧,巴菲特以基督教辨惑学哲学中的“帕斯卡赌注”来回应。
 
帕斯卡假定所有人类对上帝存在或不存在下注。由于上帝可能确实存在,并假设这情况下信者和不信者会分别得无限的收益或损失,一个理性的人应该相信上帝存在。如果上帝实际上不存在,这样信者将只会有限的损失(一些乐趣,享受等)
 
类似地,巴菲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危害,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只有1%的可能性,气候变化会导致这个星球陷入灾难,如果不相信且不作为,最终将导致一无所有(毫无收益)。在巴菲特看来,晴空万里之时建造诺亚方舟,恰恰是合理的时间。
 
创新有好处也有风险
在谈论风险的时候,巴菲特提到,网络、生化以及核武器等攻击都有可能威胁到美国。这种浩劫对股票投资价值也会造成极大伤害。虽然短期来看(按年看),发生这种大规模伤害的风险性较小,但从长远来看,这种可能性却在成指数级上升。从这个角度看,创新也有它“阴暗面”。
 
 
但乐观来看,巴菲特亦认为创新也会持续改善人类生活。“比如电视、电脑,一旦人们发现这些机器能够为他们做什么,这些新事物都会迅速变革人们的生活。现在我每周花10小时左右的时间玩线上桥牌,不过,目前还没准备好网络交友。”
 
过往的严重错误
巴菲特称其部分投资也会有相当低的回报。“在这部分案例中,我多半是在公司和行业的经济动态分析上做出了错误的评估,并在当下为此付出了代价。在另一些案例中,我对既有经理人或自己聘用经理人,在能力和忠诚度评估上出现错误。”
 
往年的巴菲特公开信说了什么?
 
查理和我避开我们不能评估其未来的业务,无论他们的产品可能多么激动人心。过去,即使是普通人也能预测到汽车(1910年)、飞机(1930年)和电视机(1950年)这些行业的蓬勃发展。
不过,未来则会包含会扼杀所有进军这些行业的公司的竞争动力,即使幸存者也常常是鲜血淋漓地离开。
 
评估换股并购时,目标公司的股东不仅注重认购公司股份的市场价,同样也希望交易能够给他们带来所放弃的那些自己股份的内在价值。
如果低于其内在价值,在仅交换股票的情况下,一般不可能成交。我们不能用一个被低估的股票去交换一个被完全反应价值的股票,这会损害股东利益。
 
在我的整个一生中,政客和学者们一直都抱怨和夸大美国面临的问题,让人听起来感到恐惧。然而,与我出生之时相比,美国民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6倍,这让我们感到很惊讶。
那些悲观论者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人类的潜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尽管时不时受到经济衰退,甚至还有一次内战的干扰,但用来释放这种潜能的美国制度依然充满活力和效率。
 
 
 
实际上,保险业务的健康运营需要遵循四条准则:
1、明白任何一项风险承担都可能造成保险损失;
2、保守地估计任何风险承担实际造成损失的可能性以及一旦发生损失情况下的可能成本;
3、一般来讲,在扣除未来损失和运营费用之后,保险费的确定要确保能够实现保险利润;
4、如果不能获得合理的保险费就放弃这项业务。
 
许多保险公司通过了前三条准则的考验,却在第四条碰了壁。华尔街的急功近利、机构和经纪人带来的压力,或者是雄心勃勃的首席执行官不肯让业务规模缩水,导致许多保险公司以低价承揽业务。“别人在做,我们也必须要做”,这种想法让许多企业身陷困境,但是保险行业尤其如此。
 
 
毫无疑问,有些人通过借钱投资成为巨富,但此类操作同样可能使你一贫如洗。杠杆操作成功的时候,收益就成倍放大,配偶觉得你很聪明,邻居也艳羡不已。但它会使人上瘾,一旦你从中获益,就很难回到谨慎行事的老路上去。
文章关键词